图片 1

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图片 1

德邦传言已久的离职,终于有了官宣。4月10日晚间,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距离德邦发布2018年度财报还不到一周,财务负责人即宣布辞职。业内人士分析称,德邦高管的频繁离职,特别是财务负责人在年度财报发布不到一周时间内离职,将对会公司将产生一定影响,资本市场可能会有新的看法。这也意味着德邦内部战略将有较大调整。

事件:上市一年离职4人

虽然传言已久,但德邦官宣辞职的消息还是引爆整个物流界。根据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于2019年4月10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报告称,单剑林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单剑林先生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对于单剑林辞职的更多消息,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德邦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表示一切消息以公告内容为准。

这已经不是德邦上市以来第一个副总级别的高管宣布辞职,2018年3月,郑荣国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3月,黄华波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留任董事;同年3月,韩永彦辞去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职务。加上2019年4月单剑林的辞职,德邦上市短短14个月的时间内,已有4位高管宣布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德邦刚刚在4月4日发布2018年度报告,财报发布不到一周,财务负责人即宣辞职这引来业界猜想。根据财报显示,德邦在2018年快递收入首次超越快运,快运业务下降14%,经营现金流缩水明显,计划向银行申请260亿授信额度。

原因:管理体系现僵化

实际上,除了高管的频繁更换,德邦在上市之后还先后变更了两次品牌LOGO。有分析认为,无论是高管变更还是LOGO调整,都将矛头指向德邦公司内部的战略架构。在一年多前的德邦上市答谢晚宴的演讲中,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维星提到最多的两个公司是华为和顺丰,“华为是学习对象,顺丰则是竞争对手”。

在如何与顺丰竞争的问题上,崔维星明确表示,“德邦对顺丰要做到极大的差异化”。用华为的办法,咨询公司的最佳实践,加上德邦物流的企业文化、人力资源、创新力、凝聚力和向心力来和顺丰作差异化竞争。在谈到德邦与顺丰的最大差异时,崔维星表示是“高管的年龄”。他说,“德邦是48岁的崔维星,带领平均年龄35岁的高管在战斗。顺丰是48岁的王卫带着平均年龄49岁的高管在战斗。”

但快递专家赵小敏认为,在上市公司高管名单中,崔维星所说的“高管年龄”思维已经不存在,上市公司管理层的年龄与团队管理能力没有直接关系。他表示,德邦近期提到的公司中,都是类似华为的传统制造或技术类企业,而不是把学习目标指向UPS或亚马逊等新兴物流企业,这样做可能会导致公司内部战略出现偏移。

赵小敏表示,德邦高管频繁离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公司内部管理架构较为臃肿或体系僵化,加之外部快递形势的良好发展,给高管提供了更多机遇和挑战。

影响:团队稳定性风险

实际上,德邦转型快递业务后,对公司内部做了许多战略调整。在刚刚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德邦提到要加强数字化转型,并提出数字孪生概念。德邦认为,数字孪生的投入使用,可以支撑公司日常管理、重要会议的开展决策,提升管理效率。

但赵小敏认为,现阶段德邦团队需要从外部吸收更多优质资源,并与更多优秀企业达成合作,否则很难真正形成竞争力。

他还表示,目前德邦上市一年多一点时间已有4位高层管理选择离职,对团队的稳定性有着很大的影响,甚至引起投资者质疑,无法给投资者或市场一个稳定的预期。未来,德邦对团队,特别是对高层管理的激励机制上需要形成新的模式,在公司战略方面也要进行一定的调整,才能持久发展,形成竞争力。

此外,近年来,德邦每年在IT上的总体投入约占营业额的1.5%-2%之间。德邦科技还加强了同外部企业的战略合作。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德邦先后与36家公司开展了72个项目,合作对象包括华为、科大讯飞等科技企业。部分受益于科技投入带来的降本增效,德邦快递单票成本有所下降,2018年快递单票成本23.11元,同比下降3.72%。

由此可见,德邦正是想通过数字化信息平台,促进管理和业务的持续优化,使之成为公司核心竞争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