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个通知

  王艳伟

  据证监会指定媒体此前报道,今年年初,证监会基金部曾下发2007年“一号文”,要求各基金经理上报直系亲属的身份证号和证券账户。但《第一财经日报》多方了解的情况却是,部分基金经理,甚至是基金公司高管,对这项通知的具体内容并不了解,也不清楚执行情况。

  深圳某基金公司的督察长对记者表示,他至今仍未看到通知,“看到媒体报道的时候我也很奇怪,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个通知,也不知道这项工作是否有人在做。”

  另一家公司的副总则表示,关于这个通知,他也没有看到全文,只得到了口头传达。“本来高管和基金经理任命的时候,这些资料就应该上报,但可能有一些人的资料不完整,所以这次就做了一些补充。”

  “一号文”的下发,曾被业内认为是

证监会专门针对基金经理“老鼠仓”所采取的监管措施,但从记者采访的情况看,一些基金公司对这项通知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而如此

执行力度,恐怕监管层的初衷难以如愿。

  据《财经》网络杂志报道,此次唐建事发,查出来的“老鼠仓”除了他父亲的账户外,还有第三人账户。上述人士认为,单是掌握了基金经理直系亲属的资料,对“老鼠仓”的威慑作用也许仍然很小。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